• 彭博商业周刊:投资人评价王兴 他有耐心走到最后

    2019-03-29 09:09 环球网综合

      在北京,外卖点餐通常比到店购买更加便宜,甚至便宜很多。19岁的Abey Lin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现?#25237;?#20110;北京电影学院。他通过智能手机在当地一家餐厅点了烤鸭,价格20元(2.99美元),仅为店内售价的两折。他还能以六折的价格购买两份金色土?#36141;?#39128;香烧烤海鲜比萨。而在另一家餐厅,通过美团购买豆腐,仅需支付1.46美元,比餐厅菜单价格的三分之一略高一点。对Lin而言,即使是他自己烹制这道菜肴,成本也很难低于这个价格。他表示,这让他大吃一惊!

      Lin是一位充满抱负的导演。初到北京时,他已对这里艰难的生活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他并未透彻地了解中国全新的城市生活方式,但他很快就适应了。他多数时间都不会选择宿舍的自助餐厅,而是选择可以随时供应的汉堡、面条和孜然肉串等,这些美食通常30分钟内即可送达。当他冒着浓雾去大学门口取包裹时,总会有一群送货员跺着脚取暖,等待取货的其他学生。“这要方便得多,而?#39029;?#26412;也更低。在中国,效率快得让人难以置信,”他说。

      在全国各地,像Lin一样的人数以亿计,他们每天都有两三顿需要点餐,或者需要杂货、办公用品、理发、按摩?#20154;?#20204;想要的任何东西。然而,在这个350亿美元?#32784;?#36865;市场背后,并不完全是效率,这是美团和中国最有价值的公司阿里巴?#22270;?#22242;之间的较量。阿里巴?#22270;?#20854;各子公司主导着中国的实体商品在线零售市场,而美团在服务方面占据着领先地位。美团APP是Grubhub、Expedia、MovieTickets.com、Groupon和Yelp的综合体,每年有60万骑手在2800座城市为4亿客户提供服务。阿里巴巴正在放手一搏,试图以低价将美团置于死地。两家公司打起了价格战,都不惜斥资数十亿增加补贴,甚至比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给的补贴还高。

      这不仅是商业竞争,更是私人恩怨。早年间,阿里巴巴为美团提供资金,而美团首席执行官王兴最后退出合作,从而激怒了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和蔡崇信,美团与阿里巴巴的关系也就此宣告结束。王兴身材瘦小,戴着钢圈眼镜,留着圆寸。他认为冲突不可避免。

      十余年来,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一直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三大巨头。而今,年轻一代有机会挑战这些行业巨头及其创始人。(马云和蔡崇信?#30452;?4岁和55岁,而王兴则刚过40岁)。预计五年内,中国服务应用市场年交易额将超过8000亿美元。王兴为了主导中国服务应用市场所做的努力可能会影响传统在线零售商(尤其是阿里巴巴)的市场份额。因此,补贴大?#33050;?#28982;展开。

      有些投资者将赌注压在阿里巴巴。毕竟,美团市值360亿美元,而阿里巴巴市值是美团的12倍多。由于投资者对王兴的大举投资感到不安,自IPO以来,美团股价下跌了约30%。本次IPO,美团募资逾40亿美元。王兴的支持者表示他非常韧性。“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一旦他迷上了什么,他可以一直坚持下去,因为他有耐心走到最后”投资美团的今日资本集团创始人徐新如是说。

      2010年,王兴借鉴高朋公司的运作模式,创立美团。高朋是美国最?#35753;?#30340;初创企业之一,而美团的中文含义是“美好团圆”,也是对团购折扣好处的认可。随后,该领域迅速发展,爆发了一场被称为“千团大战”的事件。数百家与高朋类似的初创公司互挖墙脚,散播竞争对手即将破产的谣言,以不可持续的低价吸引客户。美团工作人员常常从早上7:30工作到午夜之后。2011年加入美团时,干嘉伟曾表示不成功便成仁。

      王兴从错误中汲取了经验。2011年,他以低于竞争对手的成本迅速扩张至数百个城市。当两家领先的?#23601;?#22242;购网?#20030;?#26071;息鼓、高朋关闭在中国的业务时,王兴则专注于食品和餐饮,开发稳定的回头客。谈及竞争对手时,王兴表示:“他们认为这是团购,而我们则认为这是第三产业的电子商务。”截至2013年,竞争对手不断衰落,王兴开?#21363;?#39184;厅批量折扣转向直接送餐。他以免?#36873;?#21487;靠的技术帮助商家保存订单、补充库存和接受订单,赢得了商?#19994;?#38738;睐。Jack Wang(与王兴并无?#36164;?#20851;系)在北京拥有一家非常受欢迎的越南餐厅,并且与多家外卖服务平台合作,他表示:“美团绝对是业内第一。”

      掌控外卖市场后,王兴开始寻求更多投资机会。在食品方面给予折扣,吸引用户选择酒店预订和机票服务。同时,美团是中国首家实现电影票线上销售的企业。几年内,他成功将电影票网络售?#21271;?#20363;由10%提升至60%。2015年年中,在美团?#24433;?#37324;巴巴和其他公司?#25216;?#21040;7亿美元风投后不久,王兴花费了大量资金维持正常运营,以至于他不得不进行下一轮风投募资。

      据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32784;?#38706;,由于美团不同意将其应用程序与阿里巴巴完全整合,阿里巴巴拒绝向美团投入更多资金。王兴担心,如果美团将应用程序与阿里巴巴完全整合,他将失去公司的控制权。相反,美团与阿里巴巴的老对手腾讯达成了合作。腾讯以其社交应用软件微信闻名。腾讯同意出资10亿美元牵头美团募资,将腾讯投资的大众点评与美团合并,并让合并后的公司独立运营。王兴表示,美团和腾讯正好优势互补。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团召集召开董事会正式通过该决议时,阿里巴巴提前12小时收到通知,因此在这件事上别无选择。王兴如愿以偿,但同时也树敌不少。

      即使是在美团位于北京市东部朝阳区的总部,骑着摩托车的美团骑手也会绕开行人,飞驰着为员工送餐。时间就是金钱。一个只愿透露自己姓杨的骑?#30452;?#31034;,他一般每天可以挣15到30美元,而短途送餐一次只有75美分。

      在美团内部,美团网络指挥中心的墙壁上挂满了数字显示屏,全部都是带有实时订单、交付情况、商家和客户注释的蓝白色地图。同时,一张显示整个中国的地图随着美团在每个省份的业务活动而不断闪现。另一张显示屏则是北京骑手从一个站点到另一个站点的实况转播。人工智能软件帮助确定骑手的行程。每位骑手平均每天送货25次,高于三年前的17次。照此计算,美团日订单完成量突破2000万。相比之下,Seamless所有者、美国领先的Grubhub Inc.日订单完成量不超过50万份。美团的规模让印度企业dabbawalas相形见绌,后者年订单完成量仅为8000万?#23567;?

      这些数字和美团的潜力让人惊叹。中国城市人口?#31185;?#26041;公里2426(?#31185;?#26041;英里6283人),?#36127;?#26159;美国人口密度的8倍。美国有10座人口在100万以上的城市,而中国有156座。据iResearch消息称,中国送?#32479;?#26412;大约为1美元,而美国为5美元。Bernstein Research的数据显示,虽然阿里巴巴在过去几年斥资数十亿抢占市场,但截至2018年底,美团外卖市场份额仍然达到了63%。

      然而,不断增长的冲突及成?#23601;?#36831;了王兴的其他计划。由于在两个城市?#32784;?#32422;车试点产生亏损,王兴暂时停止继续扩展网约车业务。他表示,现在的重心是让每个骑手的订单减少40%。

      王兴表示,他的榜样是贝佐斯。贝佐斯一贯推迟盈利,重新投资新业务。王兴也有着相同的计划。他表示:“有太多事情要做,我们不会在一两年内完成。”他计划推出一项类似于亚马逊Prime的订阅服务。美团首席财务官陈少晖说,一个选择是采取会员制,包括免费骑乘美团的摩拜单车。比起阿里巴巴,美团更加依赖于投资者对它的耐心。因为阿里巴巴已经进入第三个十年,投资者对阿里巴巴的情况心里更有数。利润?#27492;?#26159;一个遥远的梦想。美团自成立以来?#36127;?#27599;年都在亏损,尽管它拥有86亿美元的现金,但王兴对扩张的?#37322;?#21487;能很快就会将其耗尽。去年,他斥资27亿美元收购了同样亏损的摩拜单车。

      不过,美团目前帮助改变了中国城市数亿人的生活方式,让他们在需要食物的时候,无需再烦恼拥堵等问题。来自北京的白领Luo Rui三十岁左?#36965;?#22905;表示:“?#20063;?#20250;再去超市了。如今,你可以通过网络订购一些东西,而当你回家前,货就已经送到家门口了。”虽然办公室楼下有多家餐厅,但她通常选择足不出户,在线点餐。

    责编:李文瑶
    分享:

    推荐阅读

    云南十一选五规律